my’blog

疫情下的大洗牌:消金公司大幅缩量,银行趁机促销打响抢客战

2020年的春天,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国内经济骤然遇冷

一时间,工厂停产,商店关门,企业停工,用户的消费意愿与消费能力迅速下降。

对消费金融行业来说,这无疑是一次巨大考验,也推动了行业残酷大洗牌。

一部分消金机构、小贷公司、互金平台为此叫苦不迭,而部分银行却趁机抢占市场,大肆收割消金果实。

随着全国复工复产及消费的逐渐复苏,为消费金融行业带来的新燃点。进入“后疫情时代”,谁将成为其中的大赢家,如何才能抢占下一波消费金融的高点?

疫情下的大洗牌

4月1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最新宏观经济数据,我国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

作为经济增长三驾马车的消费数据亦不好看,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5.8%,而这对消费金融行业带来了较大冲击。

据央行数据显示,仅仅是2月,以消费贷款为主的居民短期贷款便减少4504亿元,创2007年有数据统计以来新低。

因为疫情,一些消费金融公司、小贷公司的线下获客、催收、审核等业务,一度完全无法开展,放款量也随之大降。

据新流财经报道,线下某知名银行系小贷2月全国业务量较平时下降幅度高达70%;一家以小额现金贷产品为主的头部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从平时放款的130亿左右规模下跌至2月的20亿左右;此外一家平时月放款规模在20亿左右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2月份的放款规模则大幅下跌了约40%。

为了应对疫情影响,大部分消费金融公司都相应采取了收紧风控策略、调低一季度业绩预期、减少一季度广告投放、调整催收策略等手段。 

“我们公司一季度的放款量确实是降了一截。”一家行业排名靠前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工作人员张曦告诉消金社,主动和被动原因都迫使缩量,一方面跟走高的不良率有关,机构放款更加谨慎。另一方面也存在受疫情冲击,线下投放渠道缩减等原因。

一季度,消费金融行业除了放款数据下降外,逾期率数据亦不乐观。

一位消金机构业务负责人在接受一本财经采访时透露,有几家消金机构的2月份的逾期数据相当难看,已快突破两位数。

业内专家、公众号“云上言”作者刘波分析称,受疫情影响,一方面,有实力的消费者信心不足,不愿意借款,即使借款,对于利率也极为敏感。数据统计,持牌消费金融机构的贷款广告,点击率只有原来的30%,申请率只有原来的40%。

另一方面,疫情对于中低收入群体打击巨大,很多的人还款能力出现了问题,大批历史从未逾期的老客户集中逾期。

值得注意的是,因去年监管对催收、大数据、现金贷行业等进行了严厉的整治与打击,目前市面上也出现了一些“反催收”的力量,甚至形成了退息产业链、投诉产业链等。

有从业人员抱怨,“每天处理用户逾期与投诉简直是精疲力尽”。

由于借款人复工延期、催收受阻、逾期走高等多种因素影响,收入减少、坏账增多,这让多家互金平台也叫苦不迭,并开始进行裁员。

从去年末至今,包括宜人贷、凡普金科、51信用卡等在内的平台都被媒体爆出了裁员的消息。

对一些消金公司、小贷公司和互金平台而言,疫情之下的行业无疑正处于寒冬期,市场正经历一场严酷的大洗牌。

银行收割消金果实

市场清洗,对于消费金融的头部玩家——银行而言,并不是坏事。凭借背后的牌照、资金等优势,它们正在开展降息促销,成为“后疫情时代”消金果实的收割者。

有多位银行用户表示,近期收到了贷款利率及额度均十分“给力”的推广短信,“工行的个人信用贷款融e借现在年利率只要4.35%了,比我房贷的利率还低,而且最高额度能达到80万。”

还有人表示,建设银行的“快贷”,利率也调到了最低4.35%。

不仅如此,招行“闪电贷”近期的利率也下降了不少,还推出了周一福利日活动,首次成功建额可抢九折利率折扣券,折后贷款利率最低5.04%。

招行闪电贷

招行闪电贷

除了一些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正在大力推广之外,一些城商行也开始“促销”。

年化利率创历史新低的同时,有的城商行还推出拼团活动,邀请参与贷款的人越多,利率越低。网友直呼,这样的操作相当“秀”。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活动针对的用户相对要求也较高,比较青睐该行工资代发、房贷或者授权公积金查询的客户,此外信用卡优质客户也更容易申请。

这也意味着部分大行正在通过低价促销的消费贷款产品,吸引最优质的一部分消费金融用户。

目前,A股36家上市银行均已公布一季财报,整体来看,上市银行无论是净利润同比增速还是资产质量都保持稳健,表现超市场预期,似乎疫情并没有给银行带来太大的影响,因此带动了银行板块4月底至今的一轮涨势。

具体从消费金融机构层面来看,银行的个人贷款客群以白领阶层为主,相对优质,而互金平台、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主要面向中低端的长尾客群,更易受逾期率攀升、资金源受限等因素影响,而这也给银行扩大用户规模,市场下沉开启了机遇窗口。

“今年感觉放款市场要被银行给包场了。”成都某第三方催收公司工作人员马鹏告诉消金社,他们公司之前服务的许多贷款公司日子不好过,有的甚至直接就倒闭了,银行开始成为大赢家。马鹏表示,穿透来看,银行已成为各类消费贷款机构的主要资金方。

“之前市场上存在数千家放款机构,经历了这次疫情,现在市场上的玩家基本以有牌照的机构为准,而这其中,银行直接或间接放款的资金占了很大比例。”马鹏说道。

某国有大行零售金融业务部员工关兴向消金社表示,“关于银行当下是否‘包场’,得看除银行以外其他机构是否萎缩,如果其他机构缩量,那银行就是被动包场了。”

在关兴看来,在疫情导致的市场环境恶化的条件下,大多数银行并没有特别主动下沉抢市场。“对于疫情常态化后面临的风险,我们银行优化了风控策略,例如信用卡类的个贷业务更加审慎严格,而在国家政策倡导普惠的背景下,经营类贷款又开始放宽,但实际区分还是有难度,所以出现深圳那种经营贷入房产的情况。”

银行可借助资金成本等优势逐渐将消金公司、互金机构中那些相对优质的客户吸引过来,而如何服务好下沉市场,应对下沉客群带来的风险,这又对银行风控也提出了挑战。

白领李文近期准备搬新家,但家具家电的钱还没着落,于是看到各家电商平台的五一打折促销,他想到了“先消费,后付款”。

“我对各种借款渠道做了比较,认为找正规银行借款最靠谱,虽然目前自己每月流水不高,也没有抵押资产,但我在贷款中购买了信用保证保险,就很快借到了银行的资金。”

事实上,疫情期间,大量企业延迟复工,使得原本收入就偏低的下沉市场受到更大经济冲击。像李文这样,通过信用保证保险获取到银行消费贷款的用户不在少数,而这种方式无疑也有效减少了银行发力低收入人群的风险。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一季度信用保证保险赔付支出161亿元,同比增长50%。

此外,消金社发现,也有银行在大力营销自己的信用卡客群,向其推荐一款金融机构与互金平台合作推出的无抵押网络贷款产品,年化利率在18%以上。

一位贷款中介表示,“申请人有信用卡并且使用良好的通过率会更高,但没有卡也可以下款。”

中信银行向信用卡用户推荐其它网络借贷产品

中信银行向信用卡用户推荐其它网络借贷产品

资产质量仍是一场“硬仗”

经历了1月、2月消费贷款的短暂滑坡,随后多地政府加码促消费、扩内需政策,拉动居民消费贷款增长。

据统计,截至5月8日,全国有28个省市、170多个地市统筹地方政府和社会资金,累计发放消费券190多亿元。

以四川成都为例,居民近日可通过在支付宝、云闪付等渠道报名登记领取共计2亿元的消费券,5月14日进行随机派发。

成都消费券发放活动

成都消费券发放活动

不少从业者认为,在政策鼓励及发放消费券等促消费措施的刺激下,再加上很多用户会因为弥补心理,重燃消费热情,预计消费复苏潮很快就要来了。而消费金融,将成为推动消费增长的有力“推手”。

“最快今年6月消费金融有望迎来行业复苏分水岭。”日前,众安保险风控副总裁于洋在一本财经主办,消金社作为支持媒体的“风控·命门”2020消费金融线上峰会上如是说。

“疫情对消费金融行业的影响是短期的,行业向好趋势并没有变。”不少业内人士表示。

2020年1月,光大银行发起的北京阳光消费金融和小米参股的小米消费金融均获批筹建。4月,平安集团携平安消费金融正式杀入消费金融领域。此外,三家城商行申请消金牌照也在路上。

种种迹象表明,大家对消金行业的长期发展,仍然信心十足。

“我们会主动将客群上移,做收入更为稳定、偿债能力相对较强、定价相对较低的客群。”马上消费金融相关负责人表示,受疫情影响,他判断整个金融行业会向风险承担能力更强、定价更低的用户迁徙。

一方面,银行趁着疫情,在消金平台留下的市场空隙中,业务下探,大力吸引其中的优质客户,打造优质资产。另一方面,部分持牌消金机构也瞄准了这一群体。虽银行和消金机构的客群不一致,但在疫情的刺激下,双方都在加紧对优质客户进行争夺,那么哪些因素将成为竞争制胜的关键?

于洋指出,进入“后疫情时代”,以往单纯依靠流量驱动的增长模式难以为继,消费金融风控的精细化管理能力和科技实力将成未来发展的关键驱动力。

疫情之后,消费贷借款人也出现两极分化,优质借款人借款需求萎缩,倾向于多储蓄、少贷款。而资金链紧张的借款人,尤其是多头借贷的借款人,借款需求高涨,但大概率用于借新还旧,风险较高。

“退潮了,才知道谁在裸泳。”因此,如何在有效控制风险的前提下保持业务规模适度增长,风控能力的好坏,决定了谁能抢占下一波消费金融的高点。

如何完善风控?很多金融机构表示,这需要更加深入地了解消费金融的客户。

消费金融产品具有小额、分散、风险高、大部分为无抵押纯信用贷款等特点,这些特点决定了消费金融行业中科技赋能的重要性,而此次疫情也进一步推动了线下业务向线上的转型。

“面对小额、分散的线上人群,粗放型的风险管理方式已难以识别风险,精细化、智能化管理将成为未来消费金融风控的关键所在。”于洋说道。

有业内专家提出,为了更有效地进行风险控制、避免过度负债问题发生,消金平台要加强对客户授信约束管理,建议对消金客群采取授信总额度参考区间,限制单一客户授信机构总数,避免过度授信带来“追尾”。

但达成上述任务,信息共享是基础。这不仅要集合各类金融机构数据,其它借贷平台数据也要收录,这对征信体系的完善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目前国内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随着各类企业复工复产有条不紊地进行,流动性紧张和阶段性困难将有所缓解。但按下暂停键近两个月,对于个人消费需求及还款能力的影响存在着较长的滞后效应。

因此,对于消费金融的玩家来说,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降本增效,提升智能水平,控制消费贷资产质量仍是一场“硬仗”。

注: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版权声明 -->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posted @ 20-06-25 12:19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500w彩票-500w彩票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