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blog

从展望未来30年的货币形态来看当前Defi的机会(上)

编者按: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蒋涛,沙塔基金合伙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近期以太坊的大跌和多起黑客事件,使得对Defi的各种质疑开始受到大家的关注。但整个Defi社区并没有发生本质性的危机,各个团队应对危机展现了强大的抗压能力,让我们对Defi的未来充满希望。

为了更好的讨论对当前Defi项目的看法和潜在的机会,有必要先拉开视角看看30年后的货币世界,潮流和趋势可能会是怎么样的。

当今货币体系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法币受限于国界。而历史上绝大多数时期,货币几乎不受国界的限制。如果对比现在的“世界货币”美元和历史上的金银,他们在国界上的受限程度是明显不同的。同时美元的无限超发问题,正在不断的挑战其作为世界货币的基石信用,从而有机会催生出新的货币生态。作为参照,1971年美元脱钩黄金之后的50年内,黄金价格涨了差不多40倍,平均每年涨幅接近8%。

展望未来,我们的一些看法:

1,强势国家的法币依旧存在,但可能一个手就可以数的过来。其实就算当下如果你进行多币种资产配置的话,就会发现你愿意配置资产的币种并没有几个。随着强势法币,以数字货币的形态出现(如USDC),对大多数小国来说,货币独立主权事实上变成不可能的任务。就像去越南,美元现钞不仅可以被广泛的接受,而且可以获得比官方更好的汇率。数字货币对比现钞的便利性,会进一步加快这种趋势。到最后,类似香港的联系汇率制,来挂钩强势法币,可能成为小国不得不的选择。

2,全球性企业或企业联盟所发行的数字货币。Libra是个很好的开始,虽然短期遭遇监管困境,但即便以美元稳定币的形式出发,由于其业务的全球性,最后自然而然会形成对一篮子强势法币的形态,回到他最初的Vision,形成事实上的一种新的数字货币。并且这给所有的全球性公司指明了道路,一个飞跃式的大Vision,我们相信就算Facebook不能完成这样的尝试,也会有更多的头部公司前赴后继来完成的。在区块链规则透明的前提下,商业信用未必不如国家信用,特别是这样的企业数字货币,在企业生态中还能兑换成各种产品和服务。参照Q币,它一定能产生价值和对应的市场流通。

3,代表无政府主义的数字货币,以BTC为代表。随着数字货币在整体人群中的渗透,特别是以上1和2对数字货币的推动,BTC有机会成为数字货币中的黄金,至少是目前看到的最好选择,拥有最广泛的共识基础。如果ETH在大众接受上述1和2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那大概率能完成它的Vision,成为数字货币中的石油。

总的来说,以30年为时间跨度,新生事物会得到大众相当广泛的认可,但还无法完全取代原有体系,有可能形成三足鼎立的动态平衡。不管上面提到的1,2还是3,由于区块链的出现,数字货币必定导致货币的国界属性被打破,新的连接必定带来新的机会。

回到现实,我们来谈谈对现有Defi项目的看法,以及可能存在的机会。

首先是MakeDAO,作为Defi的标志性项目,可以说开创了Defi的时代。在借贷相关的Defi应用中,他的锁仓量也长期遥遥领先。Maker在现有的Defi项目中拥有最成熟的机制,特别是MKR持有人对系统性风险要承担兜底的设计,很好的体现了谁受益谁负责的大原则。MKR的持有人在享受稳定费收益(用来回购)的同时,必须承担额外的所有系统风险。这种对现有股权机制的模仿,第一次大规模应用在社区,形成了一种有别于公司股权制,但又非常类似的易于理解的生产关系。我们相信这是一种进步,也是Maker对Defi社区的最大贡献。

3月中ETH大跌,同时以太坊网络拥堵,加上Maker现有拍卖清算机制的漏洞,整个Maker体系产生了530万美元的债务,之后通过拍卖增发的MKR成功解决了债务问题。由于整个区块链行业尚在早期,出现各种问题和漏洞是不可避免的,MKR的机制有效保护了各个生态参与者。强烈建议其他Defi项目,甚至一些Cefi项目,参考MKR的机制,让自己的项目能有足够的试错空间。

有人说,“Defi是ETH大户们的自我救赎”。如果Defi只有Maker一个项目,这个描述还挺精准的,同时这也指出了Maker的发展问题。Maker本身借鉴了不少美联储的机制,但两者显著的不同在于美联储质押的是美国国债,也就是未来,本质上是在印钱,而Maker超额质押的是某种实体资产,本质上是个当铺生意。客户因为某种资产(ETH)的流通性较差,来当铺质押,换取流通性更佳的美元稳定币,并为此支付一定的利息(稳定费)。不同资产的流通性差异会导致不同的利息。因此ETH的大户数量和ETH的市值将成为Maker显而易见的天花板。

Maker社区引入多抵押资产,也是希望解决这个问题。不过现有的ERC20 Token的市值,并不能解决实质问题,再往下发展可能变为staking的变种,成为锁币的一种手段。BTC的市值差不多是ETH的8倍,是突破天花板最明显的选择,也是当前Cefi中最主要的抵押资产。由于BTC的原生协议缺乏交互性,要么等待各种跨链方案的落地,要么通过第三方发行的ERC20的BTC token。做为投资人我们期待看到,BTC在Defi上的突破,至少给用户提供更多一个选择,从而产生和Cefi的竞争,来给整个市场提供更好的服务。

除了数字货币,其他流通资产的抵押借贷,比如黄金,股票,债券,也是机会。虽然这些资产在短期内必然需要通过第三方先Token化,再进入Defi,甚至需要中心化的清算机制,但我们认为这并不是问题。当铺开门做生意,不应该有去中心化的洁癖。核心的关键在于是否能通过区块链/Defi的特性提供比现有资产抵押借贷更好的解决方案。Maker创造了ETH抵押借贷市场,但最终的胜利者将创造比现有市场更有效的资产抵押借贷市场。

除去资产端,生成稳定币的对标尺度,也是一个扩展方向。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具有最强的流通性肯定是首选。看起来欧元和日元可能是接下来的选择。RMB由于前有USDT的市场共识,后有DCEP加上监管的政策原因,可能很难发力。

不过回到问题的本质,为什么DAI可以标定美元,主要是由于ETH质押和清算的尺度是美元,也就是说oracle决定了价值尺度。由此来看,欧元或日元是否能提供具有流动性的有深度的可靠的oracle价格,及与之配套的清算深度,可能是实施中要考虑的。同时EURDAI和JPYDAI,在当地市场的可用性,是否被大多数支付对手方所接受,交易是否有足够的深度,也会深深影响EURDAI和JPYDAI的价值。

说到更好的对标美元,Maker最新加入抵押资产的USDC,是个相当不错的选择。虽然存在一定的中心化风险,但未必就比BAT的风险更大。而且考虑到将来的实物资产抵押,一定程度的中心化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必不可免。实际上在ETH和BAT稳定费率都为零的情况下,USDC的稳定费率还为6%,清算线也高达120%。我认为更低的稳定费率和清算线,将有利于DAI的稳定。DAI本身的机制只能粗略跟随美元,USDC可以直接1:1兑换成美元,利用套利者源源不断的流动性可以帮助DAI更精准的锁定美元。

换个角度来看,用一种稳定币(USDC)质押生成另一种稳定币(DAI)看来起来有些奇怪,但实际上如果不是套利的因素,恐怕没人会有动力来进行这样的借贷,特别是USDC的流通性可能还大于DAI的情况下。既然没人有动力,那这样的设计就是为了套利服务的,应该尽量降低套利的成本来达到更好的效果。

总的来说,Maker为Defi打开了崭新的空间,在机制上是最为成熟的Defi项目,并且还接受了时间的考验,点赞一下。但Maker的天花板也比较明显,首先是ETH的市值,更为重要的是,如果不能开启原生数字货币以外的流通资产质押借贷,那他只是一个为小众服务的项目。之前讲到的30年展望,其中最为重要的趋势,就是大众的进入,如果不能让大众进入,如果不能提供一个比现有方案更好的区块链解决方案,那么只服务币圈的项目可能慢慢会被边缘化。

版权声明 -->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posted @ 20-06-25 03:38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500w彩票-500w彩票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